凯瑟琳·赫本曾经说:女人啊,如果你可以在金钱和性感之间作出选择,那就选金钱吧。当你年老时,金钱将令你性感。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00:00/00:00

闺蜜离婚了。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都在说明一件事:丈夫不仅外表脏,生活也脏,内心更脏。他所有的创造力,都用在开拓各种性关系。出轨、劈腿、群P、和比自己小20岁的女孩交往,床上床下以父女相称。

他当然不承认,说被引诱,说心里烦,说对人性绝望,于是尝试各种刺激。

但证据却说明,他一直主动,从未被动。

也难怪,人渣必匹配一个专业说谎的嘴巴,败类必搭配一张刀枪不入的脸皮。

闺蜜崩溃至极,像被抽了骨,直着眼睛,蜷在我家沙发里,喃喃地说:我从前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但还是没想到他会烂成这样。

她老公我见过,一个脏而丑的老男人,是一种由内心发散出来的脏,在相貌上,就变成了委顿与猥琐。

一次,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吃到后来,他要了微信,第二天就在微信上大谈性事。当即就拉黑了。

后来告诉她。她说,他就是这样的,同学群里的女人,他有一大半勾搭过,QQ上只要对方性别女,爱好男,他就会执着地撩骚,还有林林总总,不想说,说了嘴都脏。

她之所以一忍再忍,只是因为没有钱。

房子是他婚前买的,共同存款不过几万,她多年赋闲在家,做一个专职妈妈,职业技能退化,身边又无存款傍身,而他当然不会体恤,他说过,离婚可以,你净身出户。

她离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经济上支撑自己。

直到如今,局面崩坏,她忍无可忍,终于签了离婚协议,大半生都过完了,而一切又要重头再来。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在婚姻市场上,钱就是个人尊严的起点,也是选择自由的保障。

朋友圈里有一大把大龄剩女,工作上很拼,户头上很足,人当然有底气傲娇。

寻常人等,多数入不得法眼,极品败类,连近身的机会都没。

其中A姑娘,30出头,年入百万,有车有房,有颜有品,彻底一尤物。理所当然,追求者众,比如一个工程界的土豪,一把一把往她身上撒钱,就跟出殡似的。

想要LV?好,来全套。

想去欧美游?好,马上订票,全程头等舱,住宿全五星。

喜欢宝马?新车开到家门口,钥匙交到你手上。

寻常女子,在这样的金钱攻势前,早就被推倒了。但她不是。

有钱镇着,腰就没那么软,人就没那么容易倒下。

她拒绝了所有诱惑,告诉对方:我不喜欢你,你省省吧。

婚姻不是长期的卖淫,妻子不是合法的妓女。

然而,有底气说这句话的,放眼四周,少之又少。

多数女孩在婚姻选择上,将官二代、富二代,甚至官一代、富一代,当作最佳择偶对象,对品行,倒没那么看中了。

然而,将钱当作最重要因素去选择的婚姻,多数与我闺蜜的下场相似。

爱是一种奢侈品,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它。

A后来挑选的男人,是她今生至爱。留学生,健康干净,又洋气又儒雅。

我看过他们一起旅行的相片,艳羡得不行,当时反复想到的词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一个女生有钱,到底有多重要?

你不用再关注淘宝降价信息,不用在菜市场讨价还价,不用常年使用最低廉的劣质化妆品,不用一谈起旅行,就冒出两个字“费钱”,不用多年租住地下室,不用一生挤公车,不用苦苦暗恋一个高富帅,但一想到穷酸如我,最终望而却步。

你可以爱我所爱,恨我所恨,甩我所甩。

你可以自由地行,尊严地活。

你可以响亮地说不,也可以响亮地说要。

你可以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

你可以把日子过成一本精装的诗,时而简单,时而精致,而不是让日子过成KTV里的歌,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

你可以不用为了安逸的生活,委屈求全地接受一个能提供这些的人,然后,忍受他的口臭肥胖鼾声如雷,忍受他的奇葩论点、荒谬三观。

你可以像王思聪一样,说,我嫁人从不考虑钱,反正我有钱。

你可以让自己的相貌、品味、气质、眼界,随之节节攀升,成为人群中最闪亮的那一个。

最关键的是,你不用再服从一种规则,一种你内心根本不屑却不得不屈服的规则。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我闺蜜曾经也狠过,她哭,她闹,她对丈夫说,如果你想过下去,就少做点脏事。

他笑,我就是要这样,不爽你走啊。

他知道,他是家里的经济来源,没了他,她就没法儿转下去。

因此,他有权设置规矩:我花天酒地可以,你招蜂引蝶不行。

虽然《老炮儿》一直强调规矩是老祖宗定的,但在实际生活里,钱才是大爷,钱才是王道。

我给你钱,你就得听我的,摆什么姿势,玩什么路数,干多少钟头,全由我作主。不管我说得对,还是不对。

比如在职场,工作如何运转,分工如何合作,全由出钱的人说了算;

比如在家庭,能获取多少,承担多少,底线是什么,多由掌管经济的那方作主。

有钱人制定规则,屌丝遵守规则或死于规则。

财不如人,受制于人。这是自然法。没什么好抱怨的。

不要做一个合法的妓女-私会鲁斌

不服,就有点心气,变成规则的制定方,而不是被使唤的人,将自己反复修剪、压制、包装,变成无害的货物,躺在土豪面前,等着对方出价。

A曾经说,我之所以追求财务独立,就是因为不想变成奴隶。

也因此,她可以无视他人的设定,遵从本心,时有光芒,一切有情,可以都无挂碍。

也因此,她成为我朋友圈里,我唯一愿称为女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