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真爱究竟有多难-私会鲁斌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已经过了26岁,十年前我一定想不到到自己26岁的时候依然还是孑然一身。在大多数少女的幻想中,这个年纪,踩着七彩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应该早已经出现,白色的婚纱和钻戒应该都及时登场,一刻也不会迟到。幻想我也有过,那是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在我对自己的认知并不足够清晰的时候。而今我双脚踏在坚实的土地上,诚恳地面对生活的真相。”

1
有一天我读到独木舟的这段话,实在是觉得感同身受。这种感同身受是在同样的年龄,经历诸多之后才慢慢领悟的生活的真相。

幻想谁都有过,可生活总是任性,它很少会按照我们幻想的方式进行。

它把美好的东西撕碎,我们得以学会珍惜;它把时间悄悄偷走,我们得以体会错过……这就是生活要给予我们的滋味,它有苦有涩,有香有甜,人生才得以完整。

踩着七彩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不是谁都有机会拥有。

我常常在想,遇见爱情究竟有多难,特别是过了年少无知的年龄,对待爱情有了越来越理智的态度之后,“合适”反而比“相爱”变得更加重要。

这个理论是我的一个闺蜜告诉我的,她离开了一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领证结了婚,和她结婚的男人爱了她整整七年。

前几天我们姐妹聚餐,我问她:“你对他有爱情了吗?”她摇了摇头。吃饭的时候,她一面和我们聊天,一面又手机回复她老公的关心问候。她仍然“老公,老公”地叫他,看得出来,虽然没有爱情,但是他让她觉得踏实。
2
我们仍然能区分爱与不爱,因为心动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可是我们也学会了另外的态度,那一句“我不爱他(她),但是我觉得他(她)挺合适的”也能够心甘情愿地说出来,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只是那个因为想念而深夜奔赴机场飞去见意中人的自己,那个曾经可以放下所有只为跟着喜欢的人走的自己,慢慢地就不见了……

是我们爱无能了吗?或许不是,或许只是我们有了胆怯和顾忌,再不敢奋不顾身地去为爱情拼尽力气。

于是我们算计着付出,得与失;我们相亲,绕过爱情去走一条直达婚姻的捷径。我也曾想过走捷径,在只身流浪了很久之后,在茫茫人海里没一个是你爱的那个他之后,忽然就想安定下来,试图说服自己,或许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爱情它又不能当饭吃。

可是,我终究做不到像闺蜜那般,然而我还是为她感到欣慰,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越来越质疑,或许,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拥有真爱的运气,如果闺蜜不是那幸运儿之一,至少上帝还为她开了另外一扇善意之窗,她是那种能够调整自己安分度日的人,这样也何尝不是一种能力和智慧。

只是我缺乏这种能力,要为此做出投降,那将是对命运莫大的妥协,我是做不到的,即便上帝为我打开了捷径的窗,我还是要一意孤行地去寻找真爱的门。因为我了解自己,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在削去我的棱角,让我变成一个更加理智成熟适合社会的人,唯独感情是我至始至终的坚持。
3
其实对于感情一根筋的人来说,即便妥协,往后的某天不甘心的因子也一定会作祟。有天一个中年女性在公众后台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从来没有爱过她的丈夫,终于在第三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她顶着各方压力离了婚,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她也不知道脱离婚姻的自己能否遇到真爱,只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当别人真实的生活就这样呈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还是挺唏嘘的,突然觉得,对于没能力妥协的人,不妥协就是对未来的一种负责吧。

二十多年来,我不是一个安分生活的人,我跳出旧的圈子,去尝试生活的各种可能,却始终保护着心里对感情的那份纯粹,从不安分生活的我,却很想安分地去爱一个人。两年了,承受着漂泊、孤单与许许多多个无助,如果这一切磨难只是老天对我的考验,那我应该是通关了。

所以老天终是为我打开了那扇久违的门……在我还在患得患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可以对距离不管不顾的人,跟我说:虽然不知道未来是怎样,但确定,爱你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4
是的,我遇见了这样一个人,只是我还未想好如何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幸运我也不确定。只是在我妈又一次要给我安排相亲的时候,我把他交待了出来。

隔了一天,我妈深夜打电话过来说了一通她的担忧,她怕我被骗,怕我受伤害,她把他担心成一个情感与钱财的骗子。我有点生气也有点无语,挂了电话我突然觉得有点悲哀。

如果因为我的一点情绪就紧张,跨越两千多公里来找我的人都是虚假的,那什么才是真的。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有人选择在宝马车上哭,就有人愿意在自行车上笑呢。

这世间难免风雨,总有人还愿为爱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