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不如任性过生活 | 蔡澜-私会鲁斌

没钱也能好好玩,不玩对不起自己。

生老病死,为必经过程。

既然知道有这么几件事,还不快点去玩?

兴趣可以变为财富,一种东西研究到深入,就成专家,专家可以以新品种来换钱,至少也能写文章赚点稿费。

钻了进去,以为自己知识很丰富时,哪知道已经有人研究得比自己还深,原来七八百年前已写过论说,便觉自己的无知与渺小,做人也学会了谦虚。

逛书局,对我来说是一种人生乐事,是许多在网上购书的人不懂得的。

书有香味吗?答案是肯定的。纸的味道来自树木,大自然的东西,多数是香的。逛书局,用手接触到书,挑到不喜欢的放回架上,看中的带回家去,多快乐!唯一的毛病,是书重得不得了。

逛的意思,是有闲情。书店不能太大,慢慢欣赏,在里面留连上一小时,才叫逛。

我们不会变得更老,我们只会变得更好

每一个人只能年轻一次,大家都歌颂青春的无价: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啦啦啦啦!啊!千万别浪费它!

但是每一个也只能中年一次,老年一次。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珍贵,何必妄自菲薄呢?

人类都会老,老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是老得顽固和老得懊恼就不值得活下去。我们有肉体年龄和精神年龄,家父说他50岁之后,生日便开始倒数,所以今年算起来才20岁。

反而,看到生活刻板,不苟言笑,毫无嗜好的年轻人,他们才是真正老了。

又老又胖的男人,很失礼吗?那是信心问题,不以财富衡量。家庭清贫,但衣着干净,不蓬头垢发,黑西装上没有头皮,指甲修得整齐,是对自己的尊重,别人看见也舒服,与胖和瘦无关。

人总得向自然学习,最好临终之前,发出花香。

年纪大了,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尽量地少说假话,少骗人。

我们会发觉讲真话,是多么的舒服,多么的过瘾。在我自己的例子,竟然可以用讲真话闯出一个名堂。

老,必须老得庄严。

老,一定要老得干净。

老,要老得清香。

是否名牌已不重要,但天天洗濯烫直。衣着是对别人的一种尊敬,也是对自己的尊敬。

年轻人说:你们老了。

不,不,不,不,我们不会变得更老,我们只会变得更好。

但愿自己能像红酒,越老越醇。一股香浓,诱得年轻人团团乱转。一切看开、放下,人生豁达开朗,那有多好!

从小,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做人”。做人还不容易吗?不。不容易。

“什么叫会做人?”朋友说,“看人脸色不就是?”

不,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做人,也没必要给别人脸色看。

生了下来,大家都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是老是少,我都尊重。

除了尊敬人,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这是一个基本条件。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甚至兄弟父母,也学会了饶恕。人,到底是脆弱的。

人生已走一大半,不如意事八九。到现在,可以避免尽量避免,深感不值得有更多的烦恼。

踉跄伤怀、柔肠百转、五内俱焚、心如刀割、怔忡不已、郁郁寡欢等等字眼,最好在我脑中消逝。

活得不快乐,长寿有什么意思?

人生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吃得好一点,睡得好一点,多玩玩,不羡慕别人,不听管束,多储蓄人生经验,死而无憾,这就是最大的意义吧,一点也不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