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自由对一个人有多重要?-私会鲁斌
财富自由对一个人有多重要?-私会鲁斌
00:00/00:00

大概,就像如鱼脱钩、如鸟出笼、缩手团脚之后第一次尝试伸展身体吧(坐过许多次经济舱后坐一次头等舱那种)。

财富自由不会让你享受到一时极度刺激的爽快感,但能长久地让你免除一些压力,代表你可以有选择。

你乍一进入这种状态,会觉得忽然就看清了世界上其他一切事物、一切梦想的可能性。

所以财富自由,越年轻、越早拥有这个,越好。

当然,习惯了之后,你并不会永远都觉得快乐。因为财富自由了,人生还会有其他烦恼,但你从此,会过不惯非财富自由的生活。

而且回忆此前,会诧异:

“之前那么滞重的生活,我是怎么忍下来的?”

财富自由,也就是财富独立。

维基如是说:

Financial independence is generally used to describe the state of having sufficient personal wealth to live, without having to work actively for basic necessities.

For financially independent people, their assets generate income that is greater than their expenses.

简单说,被动收入 > 支出,就算是财富自由了。

从这个角度说,财富自由不一定得赚很多,只要你花得少,也行。

反过来,纵使你年入一千万,却要养十艘游艇,支撑五个私人博物馆,那也没法自由。

我有位长辈,有艘船在苏州河那里。她太太吃饭时,开过玩笑嗔骂老公:

“他每年雇人伺候那个船的钱,比给我花的钱都多!我们一家都为他那艘船奔命!”

我在九年前吧,人在上海,那会儿上海物价比现在低许多,我自己又比较宅,开销不大。

加上写字快,每个月认真写三四天就够嚼谷。

其他时候,打打游戏,到处玩,很自在。

那时,我跟朋友开过玩笑,财富自由其实也分档次。

比如,那会儿我的财富自由,最多算个超市财富自由:去超市,不用特意比对价格,想买啥买啥。

我其他富贵些的朋友,能做到梅龙镇广场财富自由、港汇广场财富自由……

虽然只是个超市级财富自由,我还是觉得很自在。

自由就是,许多事,当你财富不自由时,你不得不做;当你财富自由后,你可以选择做与不做——哪怕最后选择做,心情也要好很多。

就像为了考试看专业书,越看越憋屈;闲时看专业书,越看越有趣,一个道理。

大概是 2008 年,因为我女朋友想来巴黎,我开始认真为俩人攒钱——之前是随手略尽,并无积蓄的。

心里有了攒钱的念想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有个存钱额度,彼时,我多少感受到了所谓房奴车奴的感觉。

看着自己的收入,算,能挣钱的机会尽量做。自由撰稿人本来没法求收入稳定,但看到收入不稳定了,还是会心情起伏。

做自由撰稿人这行,本来的好处,是可以随心所欲,但那会儿,总在想,“辛苦一下,能挣些也好。”

并不比先前苦或累,但心里有了一块东西,这就是不自由感。

2008-10 年,我在上海文广做过段嘉宾,那是我这辈子仅有的,类似于上班的经历。当然很有趣,但现在想起来:每周虽然只去两三个上午,但前一天晚上得早睡,次日紧张地早起,想到下周还有几次活儿,都如心口压一块大石。我心里又搁不住事,总觉得事情不做完,玩起来也不能如意。

许多人大概有类似感受吧。真正消磨人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事情前前后后的周折。是你得特意为之排一个时间段的无奈感。

许多事情,你身处其中,不一定来得及思考其辛苦;比如考试过程中,反而不紧张了。难过的是考试前和考试后。许多事情,只有事前或事后想起来,才苦,才望而却步,才会消磨你的意志。比如,早上起床,一翻身的事,但考虑到上班路上的麻烦,一天的辛苦,就让你提不起精神。

当你有一天,意识到自己可以随时决定起床,起床也不用上班时,你可以轻松地就起身了。

所以自由的感觉,只有不自由时才能体会。

自由时,可以不权衡,于是敢想,敢干,敢做梦。

财富自由不是增加了什么,而是给人生做了减法。你少了许多“非如此不可”的事,就可以多了许多选择,有了可能性。

管仲说:

“仓廪实而知礼节。”

其实古代,仓廪实了,你也没法买豪车买游艇。仓廪实的好处是,你可以度过灾年,不用害怕未来。

如果您像我一样,收入不算高资产不够旺,想要某种程度的财富自由,可以考虑从削减支出做起。当然,没必要节衣缩食到抠搜的地步。我个人的诀窍是偶尔想一想:

我要买的这个东西,是我自己想要的,还是我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拥有的。

如果明天我就会死,我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当然也别多想,毕竟财富自由的好处,就是可以不用多想。不用做任何事情前,先考虑“合算不合算”。

丹纳先生说,古希腊人游手好闲,有时间锻炼跳舞演剧思考,是因为他们要的少:

——房子里有床有水罐就行。房子可以窄一点,反正古希腊各种活动都在户外,城邦中的论坛广场。

——衣服,亚麻衬衫单衣就行,反正天气热。

——吃的,鱼、洋葱、面包、水和酒就行,羊肉是祭祀时吃的。

我当然不是提倡在 2016 年还学古希腊人做派,只是个意思: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简化你的花费,是可以让生活更自由的。

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先生说:

“我必须研习政治与战争,于是我的儿子能有自由学习数学和哲学。我儿子学了数学、哲学、地理、自然、历史、造船、航海、商业和农业后,我儿子的儿子才有机会学绘画、诗歌、音乐、建筑学、雕塑、挂毯和瓷器。”

不是说绘画诗歌音乐就比政治与战争高尚,而是说末尾那些,是无法立竿见影实用的,因此,某种程度上,是你不追求实用时才能去考虑的。

说回年轻人这个角度。

如上所述,2008 年之后,我辛劳过几年。生活没啥压力,主要是存着攒钱的心思,导致心理不自由,是挺艰涩的。但积攒过了,也好。

现在想想,也正好因为我开支不大,还年轻,还可以攒下钱来跑到巴黎,现在大概算是过着,不用特意拼命赚钱也够生活。

如果就这样不挣钱,不大手大脚花,我和我女朋友也能过日子,想去哪里抬腿就能走,年纪也不算大,想吃啥想喝啥,都还吃喝得动,想去哪儿,也都走得动。

比起我某些有钱但身体不那么好、吃喝有忌口、我请吃个牡蛎都要计算尿酸的长辈,我算是幸运的。

我前段,跟一个同样写字的朋友聊,感叹父母就是放不开。

本来我父母到年纪了,各色收入,够他们坐地不动也财富自由的了,但我妈还是算着抠搜着,要出去做事,说是有事业心闲不住。后来我想了个招,每次视频啊微信啊都直接给父母通报存款数字,久而久之,他们也放心了;我妈不肯花钱,我就擅自买了快递寄家去。久而久之,我妈心终于松了,今年把她的事业放给几位朋友管,自己在家安心抱狗了。还告诉我:

“那我们就不给你攒钱了。”

“本来就不要你们攒,快花去!”

我那朋友听了,就问我,爸妈都会给儿女攒钱,自己不肯花是吧?我说对。许多父母,都会不管子女愿意不愿意,给孩子攒钱的。

于是那哥们过年回老家,用非常朴实的方式跟爸妈说话:直接砸了一堆现金给父母看,然后问:“你们给我攒钱了是吧?”

父母点头。

我那朋友:“我不要,我有钱,你们自己花去!”

父母还先问:“这钱不是你借的吧?”

后来我那朋友说,他爸妈一过完年就出门旅游了。敢情,确实为他偷偷存着钱呢。但说话的时候,他补了句:可惜现在他妈妈身体已经不太好了,老太太没法出特别远的门,就在近处溜达。想想如果早点让他们敢花钱,还能多享点福。

这是题外话,只想多说一句,自由这东西,是越早有越好的。

所以财富自由这玩意,越早有越好。世上许多事,本来就是年轻才有兴趣。

年轻人赚到大钱的几率本来就低,所以就从善加理财(但别太费事)、简化生活做起好了。

世上有许多梦想,许多很美好的东西,因为不太实用,无济于物质生活,所以得获得财富自由,才能放开争取。

还是那句,财富自由不一定代表你会不忙碌(许多人财富自由了还是忙忙碌碌呢),只是代表你可以选择,可以做梦。所谓财富自由了,梦想才能更自由。

人类就是这样,一旦可以有选择,什么事都会变得美妙起来了。

低年资医生赚得少的时候,每次在工作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都会想:啊!都是我没用!少壮不努力,老大当医生!还是皮防医生!

后来我码字的收入渐渐都超过了医院给我的人工了,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我都可以想:哼!再折磨我我就不干啦!

但是都两年过去了,我并没有不干,好像还越干越来劲。

才知道原来我是真心爱着这一行的啊!

财富自由对一个人有多重要?-私会鲁斌

我没有很多钱,我只是恰好没有什么特别烧钱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