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从不感谢伤害我的人。-私会鲁斌
1

最近,有一段关于岳云鹏过往经历的视频被大量转发。视频中说了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岳云鹏在后厨工作的时候,平时工作表现挺不错,但厨师长的小舅子相中了他的工作,于是,他就这样失去了在厨房的工作。

第二个故事是他在做保洁员的时候,天天刷厕所,可是有一天,老板喝多了去了男厕所,可那个时候,他正在女厕所搞卫生,他第一时间没看见,于是老板出来后,把他又开除了。理由是“你没有第一时间处理”。

第三个故事是给他带来伤害最深的。他15岁那年当服务员,一次接待中,酒水一栏写错了,这时,顾客就不愿意了,骂他,各种侮辱他,他把好话也说了,各种赔礼道歉,也愿意自掏腰包为他免单。可那个顾客一直纠缠了3个多小时,旁边却没有一个人说“差不多得了”。

他对着镜头说:我心里还是恨他,我特别恨他。这张从来都是说笑着的脸庞就这样落下了眼泪,一颗一颗,根本止不住。

2

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脑中浮现的是我的好友小堡,我大概永远记得那一次她走过初中班主任的身边,冷冷的一句话:这个世界要感谢的人那么多,没必要让那些伤害你的人放进你的名单。

学生时代的小堡是一个胖姑娘,你可能想象不出她现在清瘦的样子,从前也是165cm的身高,配合着140斤的体重,永远的蝴蝶袖和双下巴。青春期的荷尔蒙,让人最焦灼的事就是肥胖,好像永远穿不了好看的衣服,永远也不能自信满满地走过喜欢的男生身边。

偏偏是小堡的偏科现象极其严重,在初二的时候达到了低谷。她的物理、化学所谓的难题,每次给她解答的时候,我都觉得汗颜,老实说,我的理科水平也很糟糕,可是对她所有的提问,我都可以对答如流。

我大概知道小堡的班主任非常势力,比如我听说她可以纵容班上有钱人家的孩子肆意地撕别的同学的书本并不闻不问,也听说她对待有权势的家庭的同学轻而易举承诺入团评优,所以,像小堡这样出身略微平凡的家庭,只能拼命依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在老师心中占领一定的分量。

小堡很努力,可是她的成绩依旧很糟糕,在50人的班上,永远在35名之后,这让我这个好友看着都心急。而班主任呢,好像连评语都懒得写,写上分数就了事。但小堡的心态还算不错,她始终坚信,自己只是笨一点,如果努力一点,还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一直有一天,小堡哭着到我家,我才知道,那一次,小堡的物理成绩是全班最后一名。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侮辱小堡:长那么难堪,那么胖,成绩还那么差,以后没工作,也嫁不了人,看你怎么办。

小堡几乎是拿起书包冲出教室的,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她掏空了。十五岁的她,甚至想到了自杀,还好,后来,她的父母及时制止,而她整整三天没有上课。

后来,小堡的父母给她转了学。

转学后,小堡开始努力减肥,跑步、跳绳、控制饮食,从140斤瘦到了100斤;开始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父母也为她请了一个家教,从最基础的补习,补习了整整一年。她遇上了还算不错的班主任,鼓励她减肥,也辅导她的功课。

再后来,她走上了好学生的轨迹,考上了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现在有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

那天,我和她在路上遇到她原来的班主任,她班主任已经退休,头发花白,但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小堡叫了一声“老师”,转身要走,老师却一把拉住她:你现在真的和初中时候不一样了,看样子是要严格要求,严师的学生……她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轻蔑,细小的眼睛一直斜视着。

小堡打断了她的话:转学后,我的班主任确实还不错。

只见她的班主任尴尬地笑笑,走了。

3

其实,每一个活在世上的个体,都是赶路人。从一出生开始,我们就开始朝着终点走去,所有的一切不过殊途同归而已。

这一路,俨然已经有许多人需要感谢了。那些黑暗中愿意陪你行走的人,我们要感谢;那些为你疗伤的人,我们要感谢;那些给我们指点迷津的人,我们要感谢;那些你难过的时候一个电话来到你身边,你受伤时为你上药,你痛哭时愿意说安慰话的人,我们都要感谢。

可我们真的不必感谢那些伤害你的人。就好比,你在路上走的时候,有一个人拿着棍子打伤了你,打到皮开肉绽,打到遍体鳞伤,那么你痊愈之后,会不会在若干年之后遇到他时,感谢他,如果定要感谢,也不过是感谢他的不杀之恩,留你一条命在这世界上来证明自己。

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的人,会告诉我们,要感谢那些过去受过的伤,吃过的苦,伤害你的人,因为他们的存在,才有了此时此刻坚强而努力的自己。所有的伤害,让我们宽容与原谅,并不那么难,但如果让我们感谢,好像真的只是感谢那时不放弃依旧不断前行的自己,终于不再让别人随意指摘。至于那个伤害我的人,应该永远不会。

4

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

我很小的时候,因为性格内向,没什么特长,然后为人好说话,每次班干部找不到“纪律表现不好”的同学时,都会把我的名字写上去,来完成她的任务。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老师就是那个不明真相的人,总是把“爱讲空话”写入我的家校联系本中。我还为此写过很多的检讨书。

不过,我一向属于那种逆来顺受,默默忍受的人,一副无所谓。

只是,那段时间,我也总结了一下:一是可能我真的太内向了,内向到所有人都以为我可以随意欺负。二是我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能,所以,在班里基本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自然了,在老师心中也会是。

于是,那一年,我报名参加市里的主持人大赛,我准备了朗诵和舞蹈,运气很好,一路过关斩将闯到了前十。在老师心中,几乎是黑马一样的存在。这之后,所有活动与比赛时,我开始占据了选择权,开始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参加学校所有的活动,而老师也下意识地认为,我的存在就是名次的保证。

记得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说起年少时的事,那个常常把我名字记下来的班干部笑意盈盈地说:幸好逼了你一把,要不然真不知道你有多优秀。

而我只丢给她一句话:所以我要谢谢自己,没被你们逼死。

我知道她的面色并不好看,但我还是和她碰了个杯,趁着酒劲,还补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感谢你。

5

有一句话是: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没什么值得感谢的,能扛过去是你当初了不起,扛不过去你现在只会更卑微。要感激的只是你自己,还有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人,多谢自己当初熬了过去,多谢身边的人一直支持你爱着你。

是,伤害你的人给了你伤害,我可以不计较,可以不以怨抱怨,甚至偶尔也能以德报怨,能宽容,都可以。但这个世界需要感谢的人太多,长长的清单里根本容不下感谢的人。

所以,伤害过我的人,我也祝福你,我只愿你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从此天各一方,各自安好,就好。

至于感谢,对不起,我从不感谢伤害过我的人,这是我至始至终的原则。
作者:秋小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