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全部忧虑都是伪命题-私会鲁斌

    对未来的忧虑是一种无用的情绪:我们负责过好当下、拼命努力,生活自会给我们答案。车到山前,并没有过不去的坎。

1

我们常常过于忧虑。

因为我们总是担忧着未来。

未来要去哪个城市上学,大学生活能不能适应,室友是不是善良友好,大学里能不能把托福,GRE考到想要的分数,四年绩点够不够保研,出国读研以后能在当地找到工作吗,或者回国能找到工作吗。

然后同时并行的还有另一条线。

大学里能找到男朋友吗,他高么,富么,帅么,大学毕业我们会不会分手呢,工作以后我们会不会结婚呢,他会不会劈腿,会不会永远爱我们,即使一切都顺利,我们有时候还得问自己,他到底是不是真爱呢。

其实以上答案在事件发生前,并无解。

我们纵然可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努力学习拼搏奋斗,来让这些担忧一个个都被化解,但实践起来,往往是此消彼长,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又冒出来一堆新的问题。

我们永远在充当着救火队长,疲于奔命地跑向人生一个又一个垒。

我们究竟需不需要这么忧虑。

2

其实这个题目是2012年的时候,我发的一条微博。那个时候,刚决定要去拉美做驻外记者,对于未来的担忧,工作,爱情,甚至结婚生子,已经到了历史最高点。

我记得当时走在老台附近的玉渊潭公园里,冒出的一句话便是,我什么时候才能放下所有的忧虑,让生活扑面而来。

生活,其实有它自己的意志,有它自己的轨道和方向,甚至大多数的时候,是我们被生活推着走,是我们沿着生活给我们划出的轨道和方向,一路向前奔跑。而究竟在哪个路口会拐弯,我们并不知道。

所以,我们害怕这些拐弯的路口。

这些路口决定着我们会去哪个城市生活,会遇到什么人,会与什么样的人相爱,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而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选择朝另一个方向拐弯,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可怕,很多时候,我们并不只有孤注一掷的一条道路。

3

认识尚龙的时候,我刚入台工作。

在我忧虑国内工作沉闷的时候,他从军校出来在新东方当万人膜拜的老师。

过了两年,我忧虑要不要去拉美,以及回来多少岁,以及结婚生子的一切的时候,他说他想要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去拍一个电影。

当我在联合会杯二十多天连轴转,天昏地暗地出差时,在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的日程中,我熬夜看完他的第一个电影。

后来,当我忧虑要不要回国的时候,他说他在写一本书。

而等我回到国内,他已经又变成了畅销书作家,邀请我参加他的新书发布会。

以上的故事,发生在五年之间。尚龙在这五年里,教着英语,拍着电影,写着书,现在还创着业。

我从来都没有看他担忧过。

想赚钱了,就去教英语,想圆梦了,就去拍电影,然后写着写着杂文,就变成了一本畅销书,赶上互联网浪潮,他又在创业了。

生活有它自己的轨迹。在新东方教英语的时候,他一定没想到之后的轨迹会是这样,很多事情,预料不到,计划不来。

我们拼命想要有一个确定的未来,殊不知,这个世界上唯一确定的就是变化,我们所有的忧虑,其实都是一个伪命题。

未来会是什么样,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

而我们,一个小小的人儿却担忧着自身本无力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没有必要。

4

让生活扑面而来。

我们能看见的,能拼命抓住的,只有眼下。

说实话,尚龙说他要拍一个电影的时候,我并没有非常乐观。我想,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在拍微电影,竞争多么激烈,凭什么你拍的就能上优酷头条呢。

然而,转念一想,这样的担忧是不是很多余。担忧了又如何呢,只会让我们畏手畏脚,不敢往前再走一步。

能不能上优酷头条,不是忧虑能解决问题的,只有拍了,才知道啊。

大部分的时候,我们能做的是拼命努力,把所有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时间都用来努力实现,而结果怎么样,生活负责给我们答案。

我们都想要走一步,能看到未来的很多步,甚至能看清未来生活的轮廓,其实这都是我们美好的愿望。

因为,如果我们不走出第一步,那么下一个机会会在哪里,我们天天坐在家里用脑子想是没有结论的。

5

尚龙的轨迹不是计划出来的,而是自己一步步勇敢往前走出来的。然后你回头看,发现教英语,拍电影,写书,创业,它们都完美地连成了一条线。

我们要相信生活本身的力量。生活有它自己的轨迹,我们负责努力,生活负责给我们前行的道路上打开一条条路,给我们答案。

只有走得越远,才能把生活的道路走得越宽。

那么,那些我们的忧虑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没有过不去的坎。

文:孙晴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