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界者贾跃亭及其野心。-私会鲁斌
这是乐视创始人、CEO贾跃亭第一次出现在深圳的“IT领袖峰会”现场。他与腾讯的马化腾、百度的李彦宏和联想集团的杨元庆参加了同一场论坛。尽管主持人吴鹰好几次说起乐视是一家小公司、“最小的公司”,只有1000亿(人民币)的市值,贾跃亭只是腼腆地笑,而没有进行任何反驳。
坐在他身边的是联想集团董事长、CEO杨元庆,他所领导的公司才是四家公司中市值最小的一个。截至3月25日收盘,“联想集团”(HK0992)总市值已降至683亿港元,“乐视网”(SZ.300104)依旧处于停牌中,停牌前总市值1091亿人民币;复牌后,乐视影业将注入到乐视网。

对于“IT领袖峰会”这种场合,贾跃亭感到陌生,也有些拘谨。此前他只参加过一次类似的活动,而为了邀请到他,主办方磨了他三年。

在贾跃亭参加的那场论坛中,只有联想集团的杨元庆与他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因为在乐视的生态里,联想集团只是一个潜在的硬件供应商;而百度的李彦宏和腾讯的马化腾,尽管各自体系不同,但在外界看来,至少在业务上确凿无疑地与他存在直接较量。

贾跃亭努力展示一个真正的乐视,希望他的“对手”们和听众都能意识到,乐视并不是他们的对手,而是一个生态的共建者;乐视也不希望去挑战某种已经存在的形态,而希望去开创一种全新的、更高维的生态。
他说:“乐视的生态模式并没有挑战任何人,只不过给大家的感觉是。看似乐视与全世界为敌,恰恰相反,乐视模式有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开放的闭环,看似是对立的,但这种模式恰恰把传统理论下很多看似矛盾对立的事情进行了统一。我们叫生态经济。生态经济能够在不同物种之间产生跨界化反,不断创造全新的价值,同时不同物种之间,还能够有机协同,共生、共赢、共享。BAT是当下中国最优秀的企业,联想是IT时代最优秀的代表。作为一个新的创业型公司,如何才能够创造全新的价值?不在于挑战联想,也不在于挑战其他企业,我们希望在更高维度,而不是跟联想、BAT在同维度竞争。”
贾跃亭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期望乐视能够超越互联网的“美国模式”,着眼于全球进行发展。他希望能够建设一个真正的生态,实现更广义的“共享”。“共享”,是他们那场论坛的主题。
“目前最热的共享是狭义的共享。如何真正地实现价值共享,才是创造一个全新模式的核心点。所以乐视并没有把互联网当成产业当成经济基础来做,用互联网和云基础型的特性进行变革,再把看似不相关的产业融为一体,产生创新,变成新模式,来给全社会、全行业产生价值。” 贾跃亭说,“乐视七个子生态涵盖了七个产业,看似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却恰恰相反。共享当中一个重要理念是价值共享,我们希望乐视创造的全新价值,能够为所有竞争对手实现共享,变成真正的竞合关系。我们已经做了一些案例,成为TCL、酷派二股东。我们相信能给这些公司带来质的改变,让这些传统硬件公司升级为生态型互联网公司,为产业创造更大的价值。我们和BAT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处在不同维度,进行生态共享。”
尽管没有明确说明自己处于更高维度,但主持人吴鹰还是指出了贾跃亭无意中泄露的野心。在杨元庆面前,它已经称不上野心了,乐视市值已经接近两个联想集团了;在李彦宏面前,乐视正在缩小与百度的差距;唯独面对马化腾以及他所领导的庞然大物,乐视依旧显得很小。
贾跃亭试图通过打破边界的方式为乐视获得成长的空间,他知道在“庞然大物”们控制的互联网丛林里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创新的。他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互联网,大家看不到未来。无数个创新的互联网公司,从诞生开始只有三种命运,要么被BAT迅速复制打死,要么被并购,要么就被参股归一了。在这种局面下,未来要走向何处?真正的创新是要破界,进行战略上考量——下个时代到底是什么?绝对不是传统互联网的模式。”
“破界”是贾跃亭的手段,也是目的。他希望通过“破界”为乐视找到新的边界。破界是为了打破壁垒,刺穿封闭的系统和思维,使人们走向开放和共享。他为乐视提出了“开放闭环”的理念,令两者统一,以求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他也希望透过“全球化”将这种能量再次裂变,产生更大的爆破。
“今年乐视的核心战略就是全球化。乐视还是很小的创业公司,就有这么堂吉诃德的想法,要全球化。国内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已,乐视自身资源又极度短缺,打国内仗都筋疲力尽,都会崩溃掉,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做全球化?这不是疯了吗?我们认为这其实是重大的历史机遇。”他说,“乐视习惯用未来定义未来,乐视习惯忘掉自我、忘掉现在。我们只要考虑下一代人需要什么,下一代人用户价值在哪里。这类企业将会战胜未来欧美的企业。过去中国企业是内升式发展,将来应该是融合电子文化之后走向全球,比美国的维度更高。”
乐视已经介入了七个产业,建立起了各自的生态闭环。这使人们开始猜测乐视扩张的“边界”在何处,或许它根本就是无边界的。

贾跃亭说:“乐视其实是有边界的。理论上讲,模式没有边界,未来十到二十年,互联网会成为全球经济基石性引擎,会变革很多产业,但是乐视介入新产业有三大原则,这就是乐视的边界。”

贾跃亭所称的边界是——

第一,必须跟乐视生态强相关。乐视不会漫无边界,甚至不会做加法,必须能够有化学反应,创造全新元素和全新价值;
第二,目标绝对不仅仅是为了瓜分一定市场份额,甚至不是为了去赚钱,而是真正通过乐视生态创新推动产业进步,推动社会进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使命;
第三,核心是用户。生态圈当中,无论周边有多少次生态,最核心的就是用户,通过生态创新和跨界,不断给用户带来全新体验和价值。
“如果能够满足这三点,我们就会做。”贾跃亭说。
我其实只想问贾跃亭一个问题:“乐视未来最大的风险来自何处?”就我们所预料的那样,他的答案是:资本和组织。乐视的生态系统需要更多的钱、更多的人,吸引他们、融合他们,使钱和人都保持创新的活力与动能,保持使命感,成为了贾跃亭和乐视最大的挑战。
“生态型的战略需要生态型的组织,生态型的组织需要生态型的资本结构。”贾跃亭说。他相信自己正在做一件拥有足够创新性和引领性的事,这需要打破很多边界。他同时也建立了乐视的边界。
乐视的确在创新一个生态奇迹。四个月前,乐视并购了易到用车。那是易到最艰难的时刻,每天的交易已经只有一两万单,不但成为“入口”的希望已灭,就连生死都成了问题。乐视并购了易到,4个月后,日单超过了50万。贾跃亭相信这是乐视闭环生态的力量,当易到衔接进了乐视的生态链中,它的活力又重新被激活了,它也就活了。
这是贾跃亭制造的“奇迹”,一种可复制的“奇迹”,用互联网变革传统产业,引领用户只为价值买单,为体验买单,而不是为硬件本身付出高昂成本。
暴风科技创始人、CEO冯鑫曾告诉我,中国将会在大娱乐领域诞生一家世界级、霸主型的公司,“是不是暴风我不知道”。
我用冯鑫的观点去跟贾跃亭印证,贾说,乐视今天已不再是一家娱乐公司,娱乐只是乐视的一部分业务,但通过生态型模式,通过智能终端,通过云,通过入口打入全球市场,是一种建立世界级公司的可能性。
贾跃亭相信,在下一个时代,企业价值需要让位于用户价值、产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如果乐视进入一个产业而无法通过颠覆式创新对其进行变革,那么这种进入就显得毫无意义。“企业价值”排在最后一位,它不能强求,而是顺其自然的结果。

贾跃亭这次出现在了“IT领袖峰会”现场,收获了他早应得到的尊重,也满足了人们对他的好奇,使人们看到一位神秘的企业家如何走进“凡间”,从“半神”的状态回归到“人”的状态。

贾跃亭身上带着某种神秘属性,对于公众来说,这种神秘属性是一种吸引,也富于争议。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贾跃亭可谓互联网新贵。他的乐视网在2010年上市,经由2012年底开始的波澜壮阔的个股行情,成为了这个行当中最具想象力的上市公司。很多人在指点江山的时候,将他排在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刘强东的后面,相信他是代表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力量。有人曾经对我说,贾跃亭是“下一个大佬”。

贾如今已毫无疑问成为“大佬”,他的财富数额已经使其跻身中国最富有的人之列。他今天出现在了“IT领袖峰会”最引人瞩目的一场论坛中,本身即是一种认可。这种认可在两年前还没有出现,那时候他神秘低调,他的突然崛起也并不符合公众的预期。

在中国,人们虽然羡慕一夜暴富的“神话”,但内心总期望一个企业家能够按部就班地实现财富积累。人们突然接受贾跃亭这种突然爆发的商业领导者,也只是这两年的事,在此之前,因为不相信“风口”,不相信有些人会制造“风口”,人们总怀疑那些不符合逻辑的“一夜暴富”。
在此前媒体报道的“贾跃亭前传”中,“出生于1973年12月15日的贾跃亭,家乡在吕梁山脚下、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一个叫北膏腴的村子”。“贾跃亭的父亲是当地教师,母亲算是家庭主妇,还有一些土地。”“作为中国新生代富豪的贾跃亭在襄汾县并不出名。”
在一两年前,贾跃亭与乐视网曾被一桩流言所困扰,所幸的是流言没有摧毁贾和他的乐视,反而使其变得更加强大和更具侵略性。这段并不愉快的经历,从某个角度来看,也帮助贾跃亭走出了晦暗而若隐若现的过去,走出了神秘而语焉不详的山西岁月,开始了他真正的商业领袖之旅。
一年半前,2014年秋天,他曾在流言中给乐视网全体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信,信中说:“过去,我们一起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经历过他人的嘲讽、讥笑,也经常让人看不懂、看不清,现在有很多企业争相来乐视学习、交流,乐视一直没有变,乐视的理念、精神、价值观一直没有变。”
“最近有很多关于我和乐视的谣言,我看到了也听到了。我可以告诉乐视人,我仍在为我们共同的、更大的梦想奋斗,跟你们一样。谣言打败不了一个公司。乐视的发展节奏不会被谣言所影响,这么多年,乐视从未在质疑和谣言当中动摇过自己的信心和步伐。”
他引用了郑板桥的一句诗:“千磨万击更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他将“还坚韧”换成了“更坚韧”,以示自己整合全球资源、推进乐视网全球化战略,不在“质疑和谣言当中动摇”的决心。
他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使乐视再次脱胎换骨,成为一家充满侵略性和想象力的公司。他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未来,用未来的视角看今日的世界;用未来的语言向今日布道。有时候他不愿再向人们解释什么,有时候他又会喋喋不休,像个顽童一般。
没有人了解一个真实的贾跃亭,甚至他的一些高管,也时常会觉得自己没弄明白老板在想什么、想做什么。但他们相信他,服膺他,愿意跟他一起往前走。

他是中国互联网诞生的一个新偶像,经过了时间和流言洗礼之后,脱胎换骨。

我曾在那篇《神秘人物贾跃亭》中问过: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贾跃亭?
中国需要阳光、自信、充满想像力与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人们需要一个偶像般的贾跃亭,以企业家精神、洁净的财富赢得尊敬,而不是堕入偶像的黄昏,成为又一个传奇案件的注脚。
中国互联网正在迎来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时代,世界前五大互联网公司,已经有了两家中国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导演新的剧集。贾跃亭如果不想成为次要的角色,就必须迎头赶上,在下一个巨浪到来之前,踏上冲浪板。
他在美国和欧洲的行动,或许是踏浪而行的前奏。这是我们对他和乐视网的希望,也是我们对中国年轻的互联网企业家的期许。

我们很幸运。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贾跃亭,或许还更好。